登录 注册 主管: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文化厅 主办:四川省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基本简介

彝族口头论辩“克智”是在婚礼、丧葬、节庆等集会场所以主客双方论辩手临场演述的一种诗体口承文学,是彝族民间语言艺术中内容最丰富、形式最灵活,最具知识性、趣味性、娱乐性、竞技性的文化形式。其表现形态为甲、乙双方论辩手以说唱诗歌或辞赋,互相辩驳、盘古论今,最终以达“穷百家之词,困众人之辩”者获胜。在四川凉山彝区尤其以美姑县境保留最为完整。 “克智”论辩内容十分丰富,涉及文学艺术、历史哲学、天文地理、伦理道德、农学医学、风俗礼制等各种知识。其辞赋以五言、七言为主,辅以它言,表现手法灵活多样,多用比、兴、赋手法,或比喻或排比或铺张或反复或顶针或粘连或夸张的修辞手法。 据文献记载,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彝族民间“歌师宣雅颂,歌师讲论文”的“克智论辩歌场制度”就已形成。降至现今,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外来文化的冲击,彝族民众的婚姻观、价值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克智”论辩传统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克智”文化亟待保护。

渊源追溯

彝族“克智”论辩是在婚礼、丧葬、送灵归祖等集会场所演述和发展的口承文学式样,具有悠久的历史,被誉为“最具魅力的民间文化”。彝谚道“不张一弓岂能成英雄,不调一事岂能成德古,不说克智岂能成智者”,自古以来,彝族民众十分珍视“克智”论辩,代代相传。 远在彝族母系社会的石特俄特时代,兹尼石色著名的“三难史勒俄特”的智慧之谜,便初具了口头论辩的形式。两千多年前,彝族社会就由狩猎时代进入了农耕时代,当时的毕摩宗师提毕渣姆与昊毕始祖围绕“祭祀礼仪”的改革进行了彝族文化史上著名的口头论辩,结果提毕渣姆的主张得到了大众的欢迎,成为今天毕摩仪式的范式。《西南彝志•人文志》记载了在两千多年前的阿普笃幕时代就已兴起了“歌师”制度,“歌师宣雅颂,歌师讲论文,雅颂与论文,筛子眼样多”,至今美姑等地还有用筛子来装“克智”,即说一段“克智”便在筛子上插一根草的文化习俗。 [更多]

主要特征

一、场所的固定性与接受者的广泛性 “克智”论辩必须是在婚礼、丧葬、节庆或集会等重要场所、特定的人物对象中进行,论辩者虽然只有甲、乙两方,却有众多的接受者,所以,具有时空的固定性与接受者的广泛性。 二、论辩的竞技性与灵活性 论辩是各代表主、客双方的甲、乙二人间按照程式甲说完一段 后,乙再据其内容“回应诗辩”进行的,其论辩目的虽然具有增添仪式活动气氛、切磋知识、增进友谊之目的,但论辩事关家族名望、主客尊严、个人声望,具有明显的“穷百家之辞,困众人之辩”之目的,因此其竞技性是第一位的。灵活性是“克智”论辩的一又大特征,“路下方”“克斯”虽然具有内容的固定性,但被称为“雄辩”的“卡冉”等,则更多的是见识与机智的较量,内容可根据自己的情趣爱好见识随意发挥与处置,具有更多的灵活性。 三、内容的广泛性、知识性和趣味性 “克智”是一种以诗的形式来表现的口承文学,内容包罗万象,凡认为内容健康的东西都可入诗论辩,是“知识百科全书”。语言五言、七言、九言、十一言等,或比拟或夸张或顶针或连珠或反复或排比或对偶或回环或铺陈等,传承了彝族“言论好譬喻物”的传统。同时,“论辩”是以众多的仪式参与者的接受为前提的,必须具有通俗性、知识性、趣味性。

重要价值

“克智”论辩,作为语言艺术和独特的文化传播方式,具有丰富的历史内涵与重要价值。远在“两河文明”时期,在希腊、中国、印度等文明古国,形成了三大论辩体系。如苏格拉底、西塞罗对世界“论辩”产生了巨大影响,正是在这种不同生产生活条件与文化的相似性,铸就了世界文化的多元性。所以彝族“克智”论辩传统对于研究人类文明史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其主要价值有三: 一是“克智”论辩以其古老的文化形式,扎根于彝族民间,通过“克智”论辩手的不断传承和演述,铸就了彝族源远流长的史诗论辩等传统,成为彝族古代文明传统文化知识的核心成果,是人类文化史中典型的最为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研究社会文化史、思想史、音乐史、美学史、艺术史、论辩史等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同时,“克智”论辩生动地再现了早已消失的古代唱诗与口头论辩传统,见证了“以诗存史”“以诗存俗”的民俗传统。 二是“克智”论辩手通过仪式活动的论辩与演述,无可辩驳地为彝族民众文化的保存与传承传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丰富了民众精神生活,成为彝族民众人生观、价值观、道德伦理观、生产生活观、审美观等代代相传的精神文化范式,“克智”论辩在新的时代,以其与时俱进、海纳百川之精神,吸纳着各种优秀的文化成果,成 为凉山彝族的精神食粮。 三是“克智”论辩传统以其知识性、教育性、娱乐性、竞技性,深受彝族民众的喜爱,对于增进民族认同,加强民族团结,强化社会稳定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对于传承人类文明成果,发展彝族新文化,建设和谐社会和社会主义新农村也有着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