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主管: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文化厅 主办:四川省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基本简介

金钱板形成于清代。清宣统年间的《成都通览》上刊印的金钱板图, 题名为“打连三”。民国初期才被定名为“金钱板”,民国时期还有“金签 板”等名称,艺人行话称为“夹夹”。 金钱板由三块竹板组成,艺人一手执打板,一手执底板和面板,通过 三块竹板击打出各种板式和节奏为艺人演唱伴奏。 金钱板在其发展历史过程中,曾经经历过三次灭顶之灾,这主要是由 于演唱内容涉及到封建统治政权的禁忌导致的。当时金钱板艺人们为躲避 杀戮四处逃散,他们把金钱板艺术也带到了所到之处,就连与四川省相邻 的云南、贵州、湖北的部分汉族地区也有金钱板流布,客观上在更大的范 围传播了金钱板艺术。 金钱板的表演又说又唱,最初只是以简单的唱腔唱诵“劝世文”,艺人 沿街叫唱以求生活。后经历代艺人不断发展改进,逐渐成为独立曲种。金 钱板的唱腔有﹙老调﹚、﹙狗撵羊﹚、﹙富贵花﹚、﹙红衲袄﹚、﹙满堂 红﹚、﹙江头桂﹚等。金钱板曲目丰富,经典的传统曲目有“三打五配” 即《打董家庙》(即《武松传》)、《打洞庭》(又名《打铁山》)、《打毗芦 荡》(即《乾隆访江南》)和《胭脂配》、《芙蓉配》、《龙凤配》、《金婵配》、 《节孝配》;以及《闹雅安》、《嫌贫传》、《蓝大顺起义》、《瓦岗寨》、《包 公案》、《说岳传》等。 金钱板艺术是巴蜀历史文化的传承载体之一。从现存的金钱板专著和 传统曲目唱词资料,我们可以了解到巴蜀大地的风土民情、历史事件和 风云人物,可以说金钱板以它特有的方式记载和传承了巴蜀历史文化,体 现了它特殊的历史文化价值和学术研究价值。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为表彰金钱板艺术家邹忠新在金钱板艺术上做出 的特殊贡献,中国曲艺家协会在2006年授予邹忠新“中国曲艺牡丹奖终 身成就奖”。

渊源追溯

金钱板形成于清代。清宣统年间的《成都通览》上刊印的金钱板 图,题名为“打连三”。 “金钱板”由最初称为“玉子板”的两块金 属板而演变成四块相连的竹板,称之为“莲花板”,以后又在“刮子 板”(竹板一侧制成锯齿状的打板,演奏时可发出弹音)基础上才定型 为三块竹板,传说三块竹板寓“天才、地才、人才”之意,故称“三 才板”。随着“三才板”的定型和打板技巧的进步,艺人们在竹板上雕 出空格,嵌上铜钱或金属片,打板时既有竹板声又有金属声,民国初 期才被定名为“金钱板”,民国时期还有“金签板”等名称,艺人行话 称为“夹夹”。 金钱板的表演又说又唱,最初只是以简单的唱腔唱诵“劝世文”,艺人沿街叫唱以求生活。后经历代艺人不断发展改进,逐渐成为独立曲种。清道光末年至同治末年(1850-1874),金钱板艺人中出现了刘宝山(涪陵人)等名家。到光绪年间(1875-1908),又出现了川南的杨永昌(原籍涪陵,行艺川南)、川西的童仲良、川北的吴云峰等名家。他们都各有一套自己的独特打法、唱法和演法。艺人们在演出中不断改进提高技艺,如杨永昌引入川剧曲牌﹙江头桂﹚;张兴武、张相如、叶青山等,把武术拳脚功夫“打遍马”、“踢尖子”等姿势引进金钱板的表演中。金钱板曲目内容也逐渐由唱短篇劝世文,发展到说唱中长篇故事。清末民初,一部分金钱板艺人已由街头巷尾逐渐进入了茶馆书场。民国元年(1912)《成都时事通俗画报》刊有题名为《警察驱逐金钱板》的时事漫画,可知当时金钱板盛行。其时金钱板从业人员增多,艺人成立了行会组织“金音乐(读luo)贤会”。每年农历十月一日办会,在演唱中,各显其才,形成了不同的风格和流派。比如花派板式打得花,打得闹热,善于撕“花口”(近似相声的抖“包袱”),逗人发笑,另外还有清派、杂派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各地成立的专业曲艺演出团队中,均有金钱板这一曲种。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金钱板这一曲种人才济济,其中最为出色者是成都的邹忠新,他善于吸收各派之长,能创作、善表演,整理了金钱板的打谱和唱腔,还出版了《金钱板表演与写作》、《金钱板书帽集》、《武松传》、《岳飞传》、《蟠龙套》等专集。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除个别老艺人偶尔还在乡镇演出金钱板外,在城市几乎难以看到,一些传统经典曲目由于长期无人演唱,也随着老艺人的去世而失传了。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金钱板演出开始恢复,各地曲艺表演团体将金钱板作为常演曲种,渐趋活跃。

主要特征

第一、 金钱板具有鲜明的平民艺术的特征。 新中国诞生以前,金钱板艺人大都过的是流浪生活,他们社会地位低下, 没有资格登“大雅”之堂献艺,只能在各地乡镇和城市贫民聚居地如集市、 茶馆、客栈、码头等地方演唱,而基本观众则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群众 和平民百姓。 金钱板唱词有的是根据章回小说或历史故事如《岳飞传》、《武松传》等, 民间故事如《闹雅安》、《胭脂配》等,民间传说如《打台湾》、《嫌贫传》等 改编的,有的则是根据社会时事和社会生活中各行各业、市井小巷、穷乡僻 壤中发生的事情随编随唱的如《瞎子算命》、《货郎子》等,有不少作品在伸 张正义、惩恶扬善如《冤枉传》、《乌鸦案》、《黄鳝案》、《南瓜案》、《沉香 扇》等,揭露黑暗、鞭打腐朽如《周秃子挨茶碗》等,顺应时势代表民心 的如《杀赵尔丰》、《枪毙杨鹏举》、《芦沟桥事变》、《六十年国耻》等等。综 上所述,金钱板具有鲜明的平民艺术这一主要特征。 第二、 金钱板具有较为广阔的地域性的特征。 由于四川方言与贵州、云南、湖北、重庆等省、市的方言很接近,且地理位置相毗邻,在经济、文化诸多方面一直有着良好的交流,金钱板艺人们的足迹几乎遍布这些地区的城乡市井,金钱板艺术流传到这些地区被当地民众接受和喜爱。 第三、 金钱板具有艺术上的开放性和兼容性的特征。 金钱板艺术在其发展过程中,为丰富自身艺术表现力,合理地将其他艺术形式里有利于自身发展的因素融于自己的体系中。例如,在唱腔上,它以川剧高腔为基础兼收并蓄四川民间歌唱(如四川民歌、山歌、号子)、昆曲、胡琴、灯戏、弹戏等曲调,创造了在丰富多彩的板式配合下唱腔的和谐美。正是这种开放性和兼容性促进了金钱板艺术的发展。 第四、金钱板在唱词上具有口语化的特征。

重要价值

一、历史文化和学术价值。金钱板以它特有的方式记载和传承了巴蜀历史 文化,传达了四川各个历史时期和阶段的人文信息及风土民情,具有历史、文学和民俗学研究价值。 二、 金钱板是古老的四川民间说唱艺术,是典型的“俗文化”的代表,具 有社会公认的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 三、金钱板是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是四川乃至中国西南地域弥足珍贵的财富。金钱板演出形式灵活轻便,演唱内容更新迅速,它在文化导向、精神文明建设、创建和谐社会等方面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因此,在保护的前提下,有合理开发利用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