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主管: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文化厅 主办:四川省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成都道教音乐

成都市道教协会

基本简介

成都道教音乐是根植在古蜀士壤,承袭本土宗教祭祀乐舞,经过历代乐师千锤百炼,融汇南北古乐精华而形成的独特音乐形态。公元126至144年,沛国丰人张陵在成都创立天师道,天师道行坛法事所用的科仪音乐以古蜀巫教的祭祀乐舞为本源而形成。两晋南北朝时期,北魏高道寇谦之和南朝的三洞法师陆修静对成都道教音乐进行整理和创新,逐步由宗教科仪走向社会各阶层。唐末高道杜光庭入主青城山,对成都道教音乐进行了系统整理,形成南韵。清初,在青城山道士陈复慧和学者刘沅的推动下,南韵再度复兴。康熙年间,湖北武当全真道士陈清觉、张清夜相继来到成都,带来了在全真通用的北韵,成都道教音乐由此南北兼容。经过一千八百多年的衍化,成都道教音乐不仅在成都及其周边200平方公里地区广为传播,并且在全国、在东南亚地区和日本、美国都产生较大影响。在音乐领域,它以古典音乐“活化石”著称于世。 成都道教音乐保留着许多古蜀祭祀音乐和巴蜀民间音乐的原生形态,同时吸纳了宫廷音乐的韵律,即使同一主旋律的赞、颂、偈等,各地的行腔和旋律装饰也都各不相同,音乐曲谱均以工尺谱和当请谱记录,凭口授心传得以延续,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宗教音乐。它不仅用于道教的早晚功课和斋醮科仪活动,而且常用于民间婚丧或丰收喜庆活动中,所以能世代传承、活态存在。无论诵唱的唱腔,演奏的曲牌、乐曲,唱腔的内容,衣饰穿戴,供奉的牌位、供品,仪式的走步绕场都具有极大的艺术魅力。通过保存、保护、宣传、弘扬、承传和振兴道教音乐这一文化遗产,对弘扬祖国传统优秀文化,增强海峡两岸和海外华人的文化认同,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渊源追溯

成都道教音乐是根植在古蜀士壤,承袭本土宗教祭祀乐舞,经过历代乐师千锤百炼,融汇南北古乐精华而形成的独特音乐形态。四川成都是中国道教的发祥地。公元126至144年,沛国丰人张陵在成都创立天师道,天师道行坛法事所用的科仪音乐就是早期的成都道教音乐。 天师道是在古蜀巫道基础上产生的,古蜀巫教的祭祀乐舞是成都道教音乐的本源。在古蜀民生息的岷江流域山寨里,被称为“活化石”的羌族巫师至今吟颂着古老的祈神曲,这种原生态曲调的余韵在道教音乐中随处可见,证明了北周时期甄鸾《笑道论》记载:“又按三张之术……有同巫俗解奏之曲”的记叙正确无误。 成都道教音乐从早期的科仪音乐发展到可以作为独立演唱的曲牌、腔调,是漫长岁月中无数音乐人不断创造的成果。 两晋南北朝时期,北魏高道寇谦之和南朝的三洞法师陆修静对成都道教音乐进行整理和创新,使之溶入了中原古典音乐的典雅,逐步由宗教科仪走向社会各阶层。 唐末高道杜光庭入主青城山,对成都道教音乐进行了系统整理,形成风靡全国的南韵。唐代女诗人薛涛《试新服裁制初成》诗中写道:“每到宫中歌舞会,折腰齐唱步虚词。《步虚词》是成都道教音乐的一支曲名,可见当时成都道教音乐已从俚俗传唱进入上流社会,由成都地区影响到全国。 明末,四川战乱频繁,富饶的成都平原生灵涂炭,十里不闻鸡犬声,成都道教音乐几乎走到灭绝的边缘。 清初,在青城山道士陈复慧和学者刘沅的推动下,成都道教音乐“南韵”再度复兴,成都南门的纯化街、延庆寺,北门的全德道坛都是名闻遐迩的道乐演练场所。东门的刘德山、王如山、曾吉山,俗称“三山”;北门的曾名高、蔡敬之等人都是海内知名的成都道教音乐“吹、打、唱、唸、做”皆能的“五皮齐”道士。至康熙年间,湖北武当全真道士陈清觉、张清夜相继来到成都,他们带来了全真教科仪音乐,时称北韵。清光绪年间,成都二仙庵道士宋慧安去北京白云观学戒,并将白云观道教音乐引入成都,成都道教音乐由此南北兼容。2003年,为了更好地传承成都道教音乐,青城山仙乐团和青羊宫道乐团相继成立。 经过一千八百多年的衍化,成都道教音乐不仅在成都及其周边200平方公里地区广为传播,并且在全国、在东南亚地区和日本、美国都产生较大影响。在音乐领域,它以古典音乐“活化石”著称于世。

主要特征

一、以民间音乐形式在道教宫观演奏和传播,具有在一定群体中世代传承、活态存在的特点。 二、传承分为教团传承和师徒传承。 三、在古蜀巫术音乐和民间小调的基础上,吸纳宫廷音乐形成的一种保留着古老音乐元素的民间音乐,其特点是祥和、抒情又不失古朴和庄重。这种音乐风格鲜明地反映出道教重视生命、重视未来的人生理念。 四、成都道教音乐的创作有其严格的原则。一是要遵循道法自然的总纲领,主张循声有源。二是音乐调式要阴阳和谐。《太平经》说宫、商、角、徵、羽五音各有所引,各有所致,阴阳相与乃能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