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主管: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文化厅 主办:四川省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阆中皮影戏

阆中市文化馆

基本简介

皮影戏是通过灯光照射影身产生影子表演的一门戏曲表演艺术。它是集绘画、雕刻、音乐、歌唱、演奏和表演于一体的综合艺术。   四川皮影有川北土生土长的“土皮影”、有清末陕西渭南传入的“广皮影”(又称“渭南皮影”)和阆中市流行的“阆中皮影戏”。以“阆中皮影戏”为最优。“阆中皮影戏”系阆中民间皮影大师王文坤及祖辈根据“土”、“广”皮影的特点,扬长避短,独创一派的新型皮影。其特点是皮影造型美、身影适宜,结构均衡,雕刻技法娴熟,线条流畅细腻,镂空留实得体;面部椭圆,头帽胡须不固定;服饰多采用川北民间传统流行花纹图案装饰,造型十分精致优美并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一人拦门表演多人,边提影边说唱,形态逼真。唱腔除借用川剧五大声腔外,还博采民间流行的山歌、小调以及佛教、道教音乐,深受川北人民群众喜爱。   皮影始于汉,兴于唐、宋,普及于元、明;清初至民国时期是它的极盛时期。阆中皮影流行于以阆中市为中心的南充、广安、巴中、广元等地区的36个县(市)区,面积达53万平方公里。   阆中皮影戏长期扎根于川北民间,它和川北民间风俗习惯、社会风貌、人文传统有着密切的关系,多方面反映川北人民熟悉的历史故事、民间传说、人情、世相、风土、生活和意趣。有极大的欣赏价值(曾先后赴奥地利、香港、成都、重庆等演出)和收藏价值。奥地利总统看了阆中皮影后称赞:“这才是真正的东方艺术!”

渊源追溯

皮影戏起源传为西汉文帝时,“宫妃抱太子在窗前玩耍,巧剪桐树叶作人影,映在窗上表演”。据《汉书·外戚传》载:“汉武帝刘彻爱妃李夫人早逝,帝思念不已,时有齐人少翁乃夜张灯烛,设帐请武帝坐远曕,仿佛似夫子之像。这些传说虽说不能确认为皮影戏的起源,但先民最早发现“光”和“影子”的关系并加以利用,以及早期创造了绘画雕刻艺术同,为皮影的发明准备了充分条件。孙楷第《傀儡考源》:“僧徒夜诵经卷,装屏设像”,说明唐时有人利用丝纸剪影宣传佛事,是皮影的胚胎始期。    关于皮影的确切文字记载,最早见于宋代张来《明道杂志》:“京师有富家子……甚好看弄影戏,每弄至斩关羽,辄为之泣下,嘱弄者且缓之。”又据宋高承所著《事物记原》:“仁宗时,市人有三国事者,或采其话加缘饰,作影人。”更为详细记载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逢节庆日,每一坊巷口,无乐棚去处,多设小影戏棚子,以防小儿相失,以引聚之。”耐得翁《都城记胜》:“凡影戏乃京师人初以素纸雕镞,后用彩色装皮为主,其话本与讲史书者颇同。大抵真假相半,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与之丑貌,盖亦寓褒贬于市俗之眼戏也。”越元、明,皮影戏日臻成熟;整个清代及民国时期,是皮影的极盛时代。 四川皮影戏(阆中皮影戏)是川北皮影的代表作,始于明末清初。当时随“湖广填四川”而来阆中宝台一家姓王的湖北孝感人,以表演皮影戏为生计。因外地来的“广皮影”当地人不感兴趣,王氏家族于是吸纳川北地方“土皮影”的特长,融入到表演及道具制作中去,逐渐形成独立门户的川北“阆中皮影”,特别是在经过第5代传人王文坤 的大胆创新,使川北“阆中皮影”走上民间表演艺术的高峰,裴声海内外。

重要价值

在过去,阆中皮影戏演出的主要价值在四个方面:祭神、庙会、贺喜、愉人。    在新时期,阆中皮影戏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文艺方针指导下,古老的皮影艺术更加焕发了青春活力,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起到了巨大作用:    一、艺术价值:一件精美的皮影便是一幅精美的艺术雕饰品。阆中皮影艺术造型里有民间传统美术特点和浓厚的时代生活气息;它既有白描、工笔画的鐫美清晰,工巧细腻,又有国画艺术中高度概括和精练手法。造型风格上从同源的姐妹艺术剪纸、窗花中吸取了大量精华,又在影身的衣着、布景构图上附以具有地方特色的图案装饰色彩。阆中皮影、剪纸大师王文坤的皮影和剪纸艺术作品得到专家赞赏,曾先后被中国美术馆、省博物馆收藏近100多件作品。其剪纸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四川日报》、《四川画报》、《中国妇女》杂志刊载,同时还被港、台华侨和奥地利、意大利等国际友人珍藏。    二、社会价值:阆中皮影戏系川北民间生活、劳动人民的思想愿望以及他们创造的各种民间艺术有着深厚联系的一种艺术结晶。对当地社会历史和生活习俗及其文学艺术、地方政治经济、风土人情有很大的研究价值。同时,阆中皮影戏祖孙8代人相传承,延续了200多年,且尚在继续传承着,它为川北人民,特别是阆中及周边山区人民带给了精神享受和文化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