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主管: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文化厅 主办:四川省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遇见·城市的书房

受访人: 琦竻书店创始人——罗竻

80年代

琦竻的整体风格是80年代的记忆缩影。黑白电视、绿皮冰箱、旋转式拨号电话、海鸥牌照相机、铁皮糖盒、游戏卡带,甚至桌椅板凳都是由琦竻的主人们用从旧货市场淘到的旧家具、旧木头、旧窗户手工改造而成。

那是个时代烙印深刻的年代,那个时候,崔健的《一无所有》从四个喇叭的录放机里荡出来,疯狂摇晃着年轻人的脑袋与灵魂,在歇斯底里的嘶吼中,同样也荡漾在煮妇们的淘米水里。而80年代的文学热潮,爆发于政治经济高度紧张的氛围下,是人们被生活矛盾与精神困惑等多方力量拉扯而产生的强烈需求,这种需求已至饥渴的地步。

岁月会修饰掉许多东西,而人们的记忆依旧容易被一景一物连根拔起。琦竻有意取舍具有80年代记忆点的物件,其立足点并不在于对时代变迁的怀旧情怀,亦或是进行严肃的记忆挖掘。琦竻的主人们在意的仅仅是那个年代的阅读状态,在阅读从需求变成附属的今天,如何让阅读重新承担满足社会需求的功能,这才是琦竻想要找回的东西。而这些老物件们,若能引起同时代人的默契与共鸣,将是一个不同于阅读体验的额外趣味。
24小时

琦竻是成都第一家24小时不打烊书店,却无意打造深夜文化。即使人们总是被要求在合适的场合做合适的事,但在阅读这件事情上,琦竻给了阅读者更多的包容。深夜并不一定更适合阅读,但无论你何时进入阅读的最佳状态,琦竻都在这里。

人们每天接收到的信息量,比自己意识到的更加夸张。过分多的嘈杂有意无意里已然侵占了我们的精神领域。在不打烊的24小时里,在喧嚣到寂静的往复中,琦竻希望进店的每一位阅读者,会有某一个时段,能够欣喜、能够更亲近自己、更亲近阅读,或许是万事万物都好似静止的那一刻,又或许是独隐于也许熙熙攘攘的那一刻,而你,开始翻开今天的第一本书。

城市的书房

阅读者很少去谈论阅读的意义,旁人对字里行间有何种需求,是否能够达成共识,并不重要,琦竻深究的是阅读本身。店里的每张书桌上,都放有一本新华字典、一个本子、一支笔。就像是在自家的书房里一样,阅读是一件郑重其事、值得认真对待的事情,是需要思考和交流的过程。

有一天,书店的主人们发现了阅读者在笔记本上的留言,或关于情感、或关于书本、或关于琦竻,这些留言现在被粘贴在二楼的墙面上,成为一个开放的交流空间,我们不妨将这个“意料之外”看做是书店与读者之间“交互理解”和“交互回应”的奇妙化学反应。

琦竻将自己定位在“城市的书房”,他注重阅读空间的打造和个人的阅读体验,他希望成为让每一位阅读者专注、集中的私人书房,但作为公共空间,他又希望人与人、人与书店之间保持一个平和亲疏的距离。

琦竻不是一个成熟的商业体,他还有很多很多还没来得及思考的东西,但他是打动人的。在这个任何新奇都可以瞬间被忘记的时代,在这个任何事情都要强调商业理性的时代,琦竻的动人之处在于心无旁骛、专注于对阅读个体的理解与回应,这是尤为珍贵并值得庆幸的,他不是一件消费品,而是一束阅读的光,在持久地散发力量,而归根结底,琦竻是一个阅读场所,是城市的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