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主管: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文化厅 主办:四川省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南派藏医药-基本简介

2014-06-09 09:43 | 来源:

被誉为世界上第二大传统医学的藏医药学是祖国医药学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已有近4000年的历史,是藏族人民通过长期的实践,不断积累完善而形成的具有完整理论体系、独特治疗方法和浓郁民族特色的医药学体系。

历史上将藏医药分为“北派藏医药”和“南派藏医药”,而以康巴地区甘孜州为中心的藏医药称为“南派藏医药”。“南派藏医药”作为藏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内容丰富,特色鲜明,在继承、发扬、提高以及丰富藏医药内容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藏医药学历史悠久,早在3800年以前,以杰普赤西为代表的藏医学家编著了《苯医四续》。其后的《月王药诊》是现存吐蕃时期遗留下来的最早的一部藏医药经典著作。公元8世纪藏医药学创始人宇妥•元丹贡布所著的藏医药学奠基著作《四部医典》表明藏医学已经发展到成熟阶段。藏医药学到公元十二至十五世纪,已经形成了独立的医疗体系,藏医药学术气氛空前活跃,产生了许多各具特色的医药学派。其中最著名的是以向巴•郎加扎桑为代表的“北派藏医药”,其基本理论是在《四部医典》的基础上,重点研究北部高原及冰川雪山地区藏医药而形成的,尤其擅长治疗好发于北方高寒地区的疾病,被后世称之为“北方寒凉派”。由于“北派藏医药”忽视了对产生于南方河谷地带的藏药材以及好发于温热带地区疾病的探讨和研究,以宿喀•娘尼多吉为代表的藏医学家以《四部医典》的理论为指导,开始对南方产生的药材和好发疾病进行研究和探讨,被后世称为“南方温热派”的南派藏医药学派应运而生。南派藏医药擅长治疗因热性导致的瘟热疫症,对治疗胃炎、胃溃疡、肝炎、胆囊炎、肝硬化等热性疾病有独特的疗效,对寒热交错、“三因失调”引起的风湿、类风湿、中风、瘫痪以及高原性心肺疾病等有显著疗效。

宿喀•娘尼多吉被称为南派藏医药理论创始人、南派藏医药学的第一圣人,后来经过杰巴泽翁、释迦汪秋、宿喀•洛珠杰布、五世达赖喇嘛、达姆•门然巴洛桑曲批等一代又一代藏医药学家的努力,南派藏医药得以继承和发展。到德格八邦寺主司都•确吉迥列时创立了康巴地区第一所藏医药专门学校,培养了许多康巴籍藏医药名宿,极大的推动了“南派藏医药”的发展,一度成为藏医药中坚力量,领导了整个藏医药学的继承、发扬、整理和研究。

南派藏医药包括藏医和藏药两大部分。藏医部分主要的内容有:在病理方面,藏医学认为隆(类似中医所说的气)、赤巴(类似中医所说的火)、培根(类似中医所说的粘液)这三种因素(即三因)是构成人体的基本物质,同时又是进行生命活动不能缺少的能量和基础。在正常情况下三者之间是平衡和协调的,如果三者中的某一种或几种由于某些原因出现了偏盛或偏衰的情况,原来的平衡和协调状态遭到破坏,身体就处于病理状态。在生理学和解剖学方面,藏医认为人体由血、唾液、骨、脂肪、肉、精等7种基本物质所构成,这些物质在体内保持一定的量,互相协调和平衡,任何失衡都将引起疾病的发生。

藏医对疾病的诊断包括问诊、色诊、尿诊、脉诊等方法。其中尿诊则是藏医最有特色的一种诊断方法,在诊断学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藏医的治疗方法主要有食物疗法、药物疗法、放血疗法、灸疗法、药浴疗法、催吐法、外敷法和械治法等。其中药物疗法具有悠久历史,占有重要的地位,它通过纠正体内的寒热盛衰等病理状态,使隆、赤巴、培根的偏盛偏衰恢复平衡,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藏药浴疗法是利用本地区地道药材,并针对疾病的特点而采用的一种临床外治方法,兼有预防、康复等多种效用。

南派藏药有丸剂、散剂、汤剂、膏剂、药酒和滴剂等剂型,其中最常用的为丸剂,现代科技的应用也使藏药有了胶囊剂、颗粒剂等新剂型。藏药所应用的药物约有二千余种,其中矿物药和动物药几乎占了用药总数的一半,这在其它传统医药学中是很少见的,这与青藏高原的自然环境及其民族风俗习惯有关。藏药临床用药多为天然、无污染高原地道药材。藏药的使用和治疗,主要是通过“复方”的形式而体现的。“单味药”所组成的“单方”在藏医中很少使用。

藏药的加工与炮制在使用上占很重要的地位。藏药在配制之前首先对原药材进行鉴定,然后再按照炮制通则进行加工炮制,药物的炮制一般包括筛、刮、洗、淘、泡、漂、烫、煮、蒸、碾、淬、炒、煅等。炮制的目的主要是消除或降低药物的毒性以及适当改变某些药物的性能,借以提高药物的疗效或更适用于某类疾病。目前仍然有不少藏药的加工炮制生产采用传统工艺,如名贵母本藏药“仁青佐塔”的生产,其独特的加工生产工艺是藏药生产的一大特色。

传统藏医药传承教学主要集中在喇嘛寺庙以及通过家传、师带徒等方式进行,其从业人员主要是喇嘛、草医及乡村医生等。自20世纪30~60年代以来,由于战乱以及各种运动,不少藏医药经典被毁或流散到民间,原有的藏医药传承机制已被破坏、中止或废止,目前这类人员数量已大幅度减少,且年岁已高,他们大多掌握了丰富的传统藏医药理论、经验、方法与技术,如果不加以保护、利用和及时研究整理,南派藏医药面临传承断代危险。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南派藏医药保护开发力度。甘孜州藏医院成为南派藏医药的主要研制和发展中心之一,拥有唐卡.昂翁降措、格桑尼玛等著名的南派藏医专家。但从总体而言,南派藏医药的科研、教育机构还很薄弱,硬件和软件都跟不上时代和藏医药发展的需求,特别是教学和藏医的临床仍然处于比较传统、单一性较强的状态。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