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主管: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文化厅 主办:四川省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四川扬琴——渊源追溯

2014-05-26 15:37 | 来源:

  四川扬琴,是四川民间以唱为主、说唱故事的传统艺术表现形式,是四川说唱艺术代表性曲种。四川说唱艺术源远流长。考古发现,在四川各地多处汉墓中出土了被专家命名为“说唱俑”的陶俑数十件,证明汉代四川即存在说唱艺术。

  唐代,成都有“转变”这一古老的曲艺演唱形式。唐末吉师老《看蜀女转昭君变》诗,记述了一位成都姑娘展开图画演唱变文的情形:

  妖姬未着石榴裙,自道家连锦水滨。檀口解知千载事,清词堪叹九秋文。

  翠眉颦处楚边月,画卷开时塞外云。说尽绮罗当日恨,昭君传意向文君。

  瓦肆勾栏是宋代城市繁荣的标志之一,那时的四川已有类似瓦肆勾栏的场所。宋代张溥在他的《寿宁院记》中,记载了当时成都大慈寺有“倡优杂戏”的表演和“游观者之多而知一方之乐”的盛况,表明宋代四川成都,包括说唱艺术在内的民间艺术的丰富和民众对之喜爱的程度。

  在四川广元南宋墓中,出土了一幅伎乐正在演唱“唱赚”的石雕,是迄今最早所见描绘“唱赚”这一古老曲艺演出的美术作品。证明当时的四川已有音乐结构较复杂的唱曲艺术的存在。从文人接受讲唱文学的影响可以看到说唱艺术的盛行。明代成都人杨慎所撰写的《历代史略词话》(亦称《二十一史弹词》)使用了讲唱文学的韵文形式。

  明清交替之际,四川战乱频繁,继之灾荒、瘟疫不断,人口锐减。清康熙帝曾说:“蜀中累遭兵燹,百姓穷苦已及”(丁治棠《晋省记》)。随即“招两湖、两粤、闽、黔之民实东西川,耕于野”(《清圣祖实录》)。移民活动长达近一百五十年。移民中以湖北、湖南两地为多,故民间有“湖广填四川”之说。各地方志多有记叙。

  随着各方移民纷至沓来,乾隆元年(1736)时,四川人口已回升至约325万。四川形成了五方杂处、土客错居的局面。随着经济的复苏,揭开了四川扬琴的历史。

  清嘉庆甲子(1804)刊行的《锦城竹枝词》 其中一首提到四川扬琴:

  清唱洋琴赛出名,新年杂耍遍蓉城。淮书一阵莲花落,都爱廖儿《哭五更》。

  蓉城,系成都简称。诗中“洋琴”即今四川扬琴。从该诗中不难看出四川扬琴在成都民俗生活中的地位。

  清末,根据宣统元年(1909)出版的《成都通览》记载,成都有以下唱曲曲种:四川清音、四川扬琴、四川竹琴、四川荷叶、四川花鼓等。该书列有四川扬琴曲目近百首。

  四川境内凡属临江面水的城市,皆地处交通要冲,商贾云集,百业兴盛,为四川扬琴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成都、泸州、宜宾等地名角荟萃。最迟在十九世纪末,一些艺人已进入书场(常年有艺人献艺的茶馆)定时演唱,成都、自贡、泸州、宜宾等各地都有许多有影响的书场。

  成都慈惠堂是清代创立的民间慈善机构。1925年,该堂的瞽童教养所设“洋琴班”,培训盲童,是四川最早的四川扬琴专业培训“学校”。1935年,四川扬琴艺人李德才等人赴上海灌制唱片,这是四川扬琴首次借助现代传播手段扩大影响。李德才,工旦角兼演奏扬琴,唱、奏俱佳,是四川扬琴代表性艺人之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四川扬琴得到空前的发展。建国初期,四川各地政府将艺人组织起来,成立了曲艺改进会,以及曲艺队、曲艺团等专业曲艺团体,使四川扬琴艺人和曲种都得到充分保护,为四川扬琴的传承和发展提供了物质和经济的保障。为了继承和发展前辈艺人的精湛艺术,除各曲艺团、队招收学员外,成都市戏曲学校、四川省艺术学校、四川省舞蹈学校等先后开办了曲艺班,教授四川扬琴。四川音乐学院的部分学生也曾随曲艺团、队学习。部分学生毕业后,被分配到各曲艺团、队工作。这些有知识、有文化、有技能的人才在演唱、演奏、创作、研究、教学等各个方面成为二十世纪60年代以后继承和发展四川扬琴的中坚力量。历届全国、全省和地、市一级的曲艺汇演、调演、比赛,为四川扬琴的传承和发展带来了推动力,为新人崭露头角和新作品面世带来了契机。

  四川扬琴,这一植根于人民生活的传统民间艺术,发展成为今天民族民间的艺术珍品。历代艺人和文人志士曾为此做出贡献。新中国成立以来,艺术家们在党的文艺方针指引下和对民族民间艺术的保护政策下,为这份宝贵的文化遗传的保存、传承和发展做出了的不懈努力。四川扬琴古老而常青。

分享按钮